随便的名字

当我静下心的时候
才能清楚的认识到
我是何等的愚钝。

龙四看完了
没劲。
江南试着去写少年的转折,写他那一瞬间的成长,写出一段感情的可能性
可惜了,没做到。
尽力的去排除变量,又尽力的去构建故事,却显得更加单薄。
那曾让我心动的,柔软又锋利的笔触,去哪里了?
或者他变了,或者我变了。
不管,南淮还是不是那个南淮
当年和你一起偷花打枣跳板子的人
都已经不在了。

有个朋友结婚了。
婚姻这件事,我不喜欢,很不喜欢,小时爸妈离了婚,分道扬镳,各奔东西,我那时只知道拿着最后一根烤肠胡吃,全然不觉家庭的崩裂是什么概念,后来天长日久,体会的多,总觉得活在逼厌的世界里,四周都是黑,我伸手去触摸谁也好,触摸某种向往或者生活都好,最终一定会回到那见鬼的家里去,生活也好,生命也好,都充斥着一成不变的痛苦,不,不止如此,是某种顿刀子割肉的,一片一片,挂着丝带着血的,永无止境的…也不止是绝望,是无法形容的,无限期停留在深渊边缘而形成的,对绝望的漠然。
后来我离开家,逐渐的看了写书,也谈过恋爱,幸幸福福,然后也自然分开,我不是看破了,也不是看透了,只是单纯的觉得没意思,反正荷尔蒙,多巴胺,这些刺激性欲,让你觉得每个你觉得好的异性都能相伴终生的鬼东西,都会消退的,每段感情都会终结而后消释,夫妻靠着共同生活数年而形成的习惯,依赖,利益牵绊扭在一起,那…结不结,谈不谈,结果有什么区别呢?
我何必增添更多变量?
何必凑活着过日子呢?
所以我不喜欢婚姻,从本质上,我不信任它,绝不,永不。

我已经没什么可以说话的地方了
但不说一定会憋死
来这儿记一两笔
总好过给人看笑话

2016/11/16 15.55

生日快乐,武彤
我对二十一岁的自己说